期货交易的不是技术或基本面分析,而是你的情绪!

2020-02-10 15:16 恒指期货开户 恒指期货开户

期货交易的不是技术或基本面分析,而是你的情绪!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费斯汀格(Festinger)有一个很出名的判断,被人们称为“费斯汀格法则”:生活中的10%是由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组成,而另外的90%则是由你对所发生的事情如何反应所决定。


换言之,生活中有10%的事情我们无法掌控,而另外的90%却是我们能掌控。


费斯汀格在书中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卡斯丁早上起床后洗漱时,随手将自己高档手表放在洗漱台边,妻子怕被水淋湿了,就随手拿过去放在餐桌上。儿子起床后到餐桌上拿面包时,不小心将手表碰到地上摔坏了。


卡斯丁疼爱手表,就照儿子的屁股揍了一顿。然后黑着脸骂了妻子一通。妻子不服气,说是怕水把手表打湿。卡斯丁说他的手表是防水的。于是二人猛烈地斗嘴起来。一气之下卡斯丁早餐也没有吃,直接开车去了公司,快到公司时突然记起忘了拿公文包,又立刻转回家。


可是家中没人,妻子上班去了,儿子上学去了,卡斯丁钥匙留在公文包里,他进不了门,只好打电话向妻子要钥匙。妻子慌慌张张地往家赶时,撞翻了路边水果摊,摊主拉住她不让她走,要她赔偿,她不得不赔了一笔钱才摆脱。待拿到公文包后,卡斯丁已迟到了15分钟,挨了上司一顿严厉批评,卡斯丁的心情坏到了极点。下班前又因一件小事,跟同事吵了一架。妻子因早退被扣除当月全勤奖,儿子这天参加棒球赛,原本夺冠有望,却因心情不好发挥不佳,第一局被淘汰了。


在这个事例中,手表摔坏是其中的10%,后面一系列事情就是另外的90%。




都是由于当事人没有很好地掌控那90%,才导致了这一天成为“闹心的一天”。

试想,卡斯丁在那10%产生后,假如换一种反应。比如,他抚慰儿子:“不要紧,儿子,手表摔坏了没事,我拿去修修就好了。”这样儿子高兴,妻子也高兴,他本身心情也好,那么随后的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可见,你控制不了前面的10%,但完全可以通过你的心态与行为决定剩余的90%。


上面讲的是如何节制和掌控自己的情绪,减少非理性言行带来更多不利和损失。


那交易者是理性的吗?就交易的绝大多数而言显然不是。客观、审慎的观察每一笔交易都可以看到支配它的是浓烈的情绪氛围。


传统的经济学理论把经济活动参与者都界定为“理性人”,那么交易的参与者就可以认定是非理性的,是一群靠情绪支配的“情绪人”,尤其对期货交易而言。


在我们读了挪威的特维德所著《金融心理学》之后,更会深切的感到交易是被情绪左右着。非理性的交易者从事的都是情绪化交易行为。情绪可以被分类为与生俱来的“基本情绪”和后天学习到的“复杂情绪”。基本情绪和原始人类生存息息相关,复杂情绪必须经过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才能学习到,因此每个人所拥有的复杂情绪数量和对情绪的定义都不一样。而我们常说的情商就是指情绪商数,而并非情感商数。在通常情况下,人大多是被情绪所左右,而且人是追求快乐的情绪,愿意心甘情愿的被欢快、兴奋、享乐的情绪所左右,哪怕乐极生悲。


如我们说当局者迷与利令智昏,这就是心甘情愿的被情绪所控制、支配,当然在生活当中,我们也听说某人有自虐癖,这是他喜欢让负面的情绪来控制自己,让错误、亏损、打击忘情地折磨自己。我们一直在回避情绪这个话题,其实我知道不涉及情绪就无法详细刻画、描述出真实的交易,尤其是能够让我们心潮逐浪高的期货交易。


在99.8%的交易者那里,支配交易的不是技术分析,不是基本面分析,更非日常生活逻辑和成熟的交易策略,而是交易情绪的冲动和鲁莽,冲动和鲁莽是虚假的勇气,在下单以后它就消失殆尽和无影无踪了。这心血来潮的勇气貌似是由技术分析等分析方法赋予的,行情的进展很快就会使你的勇气变得垂头丧气。没有细致、深入的观察,你依然可以大致得出99%的交易行为是由情绪促成、辅助、完成的:绝大多数交易者开仓凭借一时冲动的一蹴而就;持仓时情绪似已渐渐平息,且失望和痛惜之情油然而生;平仓时更是无限的追怀和怅然若失的懊悔。


在交易的过程中,大多数人交易的仿佛不是金钱,而是一股股的憨实的、蠢蠢欲动的内心焦躁的情绪,但亏损的扎扎实实是金钱。


交易行为的99%都有各种浅薄、粗糙的情绪参与其中:冲动、后悔、傲慢、急躁、贪婪、恐惧。我们可以准确的讲:没有情绪不成交易。


在运用技术分析行情研判的时候,当K线组合出现上涨形态,指标出现金叉,均线也在助长之时,交易者理所当然的认为交易的良机到了,该我来大赚一笔了。


怦然心动和交易冲动的也出现了“情绪上的金叉”,他们不会顾及行情下一步将如何发展,轻而易举的鼓足勇气的风帆,乘风破浪的匆忙下单,把自己辛辛苦苦的累积交付给如大海一样波涛汹涌而异常凶险的行情。




普通交易者在下单时,通常都想寻找下单的理由,即所谓的建仓买入的逻辑。但在交易过程中和平仓时行情唤起的却是她的扼腕叹息和痛心不已。人是理性的动物,同样也是情绪的动物,交易者下单只要求“理由和情绪的金叉”就足矣,至于过后和将来他们不会去问津,绝大多数的情况是交易的有头烂尾或行情的虎头蛇尾。


我们期货交易者 99%以上的交易行为是被情绪所控制、支配、役使的现状无可改变,期货似乎就是依靠冲动去交易的。


交易者每日里在行情中徒劳往返、劳顿奔波、亏损连连,他们沉浸其中,乐此不疲,这都是情绪惹的祸。对许多的交易者来讲,他们交易的情商就等于是交投热情的宣泄和释放,并与盈利无关,却与亏损紧密相连。不过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在交易中,情绪是鬼使神差的恶魔,他们披着技术分析的外衣,大多数人的交易是被情绪牵着鼻子走,逐步的被吞噬掉他们帐户里的全部资金。正确的交易方法是对情绪的宣战,无论是理性的交易者还是计算机交易系统。在交易市场我们交易者的标配是:情绪主宰的利欲熏心的大脑和贪婪、裸露、易受伤害的心灵。一般而言,情绪,是对一系列主观认知经验的通称,是多种感觉、思想和行为综合产生的心理和生理状态。


最普遍、通俗的情绪有喜、怒、哀、惊、恐、爱等,也有一些细腻微妙的情绪如嫉妒、惭愧、羞耻、自豪等。情绪常和心情、性格、脾气、目的等因素互相作用,也受到荷尔蒙和神经递质影响。无论正面还是负面的情绪,都会引发人们行动的动机。尽管一些情绪引发的行为看上去没有经过思考,但实际上意识是产生情绪重要的一环。


人的情绪是天生也有后天控制的成分。交易中每个人都输给了六种毁灭性情绪:冲动、急躁、傲慢、后悔、贪婪、恐惧。这六种情绪就仿佛是六种有害的气体、液体,你的大脑和身体的其他脏器就是承载、装满了这些有害气体、液体的容器,只要技术分析研判的不具确定性行情稍加配合,它们随时随地都会不请自到的跑出来危害、侵蚀你的交易。


如果说技术分析的好处就是为我们在未知的、不确定性的行情和交易中提供了勇气,这勇气的准确表述应该是冲动、鲁莽和冒傻气。许多交易者朋友常年累月的被这六种危害情绪左右,迷途难返。大多数交易者浑身上下充满、散发着这六种恶劣的情绪,注定他们永远和盈利无缘,也永远无法感悟交易。一个交易者要明白的不是所谓的技术分析,他们要懂得的是谨慎、耐心、谦虚、释怀、节制、适度的忧虑。


一个普通的交易者控制好了风险的前提是控制情绪,截断亏损的前提一样是控制情绪;击垮你的往往不是行情,而是你的起伏跌宕、躁动异常的内心情绪。


发表评论:

战略合作伙伴